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七十七章 尾章 禁断轮回

作者:三月红雪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只不过此刻的尹施允,丝毫没有在神医谷之前那种诡异的气氛,那种令人心悸的味道,正如天海灵台之中,那静默的黑色小人。

    此时在茫茫多的白骨僵尸包围之下,只有区区百人还在抵挡,那些正道弟子,面对这恐怖而没有希望的场景,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之中,秋心看到了断魂三刀,看到了宗瑞,看到了剑堂六人,看到了恩施恩觉,而各派掌门宗主,此刻也是面色慎重。

    而秋心也明白,为何祭司让他三天之内必须出来,因为他再迟些,此地仅有的百人,也会尽皆葬送在此。

    经此一役,整个正道,整个天下都会一蹶不振,尹施允平静而冷漠地看着前方,直到秋心的到来,才让他开口,带着无尽的漠然与骄傲,以及深深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未曾杀你,因为你是荒帝选定的破局传人,没有你取璨金之息,取阳土之息,断五行根基,今日我便不会出来。

    可他算错了,他即是我,我即是他,他所算计的一切,在千年前是一场笑话,今日,也必定是一场笑话!”

    他一眼认出了秋心,二十年前的真相不言而喻,火鉴灵器之中的火金之息,乃是故意种在自己身上,而这五星精粹一旦失去,这封印便会不攻自破!

    但是,荒帝的想法与这心魔的想法如出一辙,如若不打开墓穴,又如何能杀了这心魔!

    看着那满地的尸体,秋心再一次动摇了,依稀记起师父在青桑灵山草屋之中的循循教导,习武者,自以天下为己任,修道者,不视邪佞为等闲!

    况且,这残留此地的正道之人,或多或少都曾经帮助过自己,自己又怎能忍心……

    如此念头一起,心中那种繁杂的念头显现,皱眉间,慧冲方丈轻呼一声佛号,道,“施主曾言一切由心,可知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!”

    秋心猛然抬起头来,目中五色游动,看着那满身鲜血隐灵子,言道,“太古之中,师父究竟是否杀人?”

    隐灵子手持阵盘,在胸前转动,神色复杂地看着秋心,“师兄大仁大义,又怎会做下杀人之事!”

    秋心睁开的眼睛恍然闭上,踏在龙虎之间的双足噔噔向后两步,喝然道,“那你,那你为何要如此折磨他,如你这般狼心狗肺之人,死又何惜!”

    龙虎呼啸之中,秋心的身形升高,眼看着就要离去,但是隐灵子一口气在胸中,并未说完,“但是抵不过奸人所害!”

    此刻青城派掌门权笙站了出来,鬼面之上布满了裂痕,但是他依旧戴在脸上,言道,“谷师兄修习神剑诀时日已长,心中之魔难以压制,便接到昔日师弟传信,让他物归原主,而地点就在太谷!

    可是等他到太谷之时,有人巧布阵法,让他疯癫成魔,杀尽了谷中其他弟子,那些想要逃脱之人,尽皆被谷口阵法所挡,不得而出!

    清醒之后,谷师兄自以为酿成大祸,自断手脚,咬舌意欲自尽……”

    “尹施允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白日里一道惊雷,在空中炸裂,手中一把五色晶莹的长剑凭空浮现,就此,杀向了尹施允!杀向了那荒帝心魔!

    尹施允缓缓抬头,丝毫不畏惧秋心此刻的气势,手中黑色长剑噌然而出,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!

    没有任何花俏的招式,双剑砰然相撞,一股让人压抑胸闷的气息以二人为中心爆发开来,离二人稍近的白骨僵尸以及黑衣之人,高高飞起。

    唯有尹施允胯下饕餮,在此刻方能稳稳站着,在这一剑之后,尹施允丝毫未动,而秋心,他脚下的龙虎猛然消散。

    如一刻流星,直直地倒向了地面,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,这一幕,让所有看着的正道弟子,心凉了下去!

    隐灵子与慧冲方丈相视一眼,同时飞身而上,隐灵子以大成的隐灵诀,演化实体的龙虎,扑向了尹施允,而慧冲方丈,手中佛珠尽皆飞出,旋转之中带着金色的佛光,轰然相向!

    尹施允此刻就连手也未曾抬起,饕餮之前一把好似能够贯穿天地的长剑,散发着森森寒意,后发先至,与二人争斗在一起!

    当在此刻,白骨大军迈着整齐的步伐,在那些黑衣人众的率领之下,与仅存的正道弟子厮杀在一起!

    而地上,那沉寂下去的坑洞之中,幻月大师向此处望了一眼,摇头叹息间也加入了站团,任谁看来,此刻,已经是必死之局!

    当在此刻,从西方之地传来一抹宏光,来人飘然若仙,须发皆白,不是别人,正是消失多时的灵老!

    泰山弟子见此,若见救星,灵老迅速飞至尹施允身后,双手平举之间,一道巨大的光幕浮现而出,将饕餮与尹施允,同时包裹!

    尹施允脸色忽然一变,身前黑雾升腾之间,竟然一时间攻破不了这白色光幕,灵老浑身颤抖,汗流涔涔,见此大喝一声,“小子,你还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话音落罢,在那沉寂许久的深坑之中,五色之中人影已不可见,在这道流光之前,一把锋利的剑影浮现,比起之前秋心所凝聚出来的剑影,更加骇人!

    尹施允双手之间黑雾如同水流,双眼紧紧盯着飞驰而来的五色光剑,意外之中又有些轻蔑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在这个世上,竟然有人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,触摸到仙境领域,能够舒服住他。

    一时没有了办法,他还在一边控制着两把巨剑阻挡着隐灵子与慧冲方丈,只能任由那把五色剑锋穿透了白色光芒,插入了黑雾之中。

    只见那光剑好似水滴,在进入黑雾的一瞬间,一化十,十化百,百化千,密密麻麻地刺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黑雾被白色光芒分去了部分压力,光剑在秋心的全力催动之下,如同布帛般被撕裂的黑雾,就这样刺进了尹施允的身体。

    此刻,时间仿佛凝固在这一瞬间,所有人虽然还在生死之间,但是依旧关注着这里,但是尹施允眼睛一直睁着,脸上怒色大显,空中那两把巨剑陡然消失,白色光幕之中黑雾顿时凝视。

    其眼中狞色一闪,强大的气息从中爆发,插入其身体的五色小剑,噌噌断裂,但是让人绝望的是,那无数小剑,在其躯体之上,留下伤口深不足寸,其上不见鲜血。

    在这呼吸之间,秋心回身后退,心中大骇,只见那些如同发丝般密集的伤口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!

    隐灵子与慧冲方丈相视一眼,惊呼出言,“半仙之体!”

    被封印了千年的心魔,借助尹施允的身体,此刻一人独挡四位绝顶高手,丝毫不落下风,而且更让人惊骇的是,尹施允竟然修成了半仙之体!

    灵老控制着光幕,一直在压制着尹施允体内魔气的爆发,此刻他虽然触摸到了仙界领域,但是与曾经踏足这一境界的荒帝相比,差距终究太大。

    此刻真气的剧烈消耗已经让他有些吃不消,这时见一击不成,具有半仙之体的心魔实在可怕,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。

    心中虽有不甘,但是他还是散去光幕,快速离开,可是此刻尹施允怒不可遏,虽然没有受伤,但是四人这配合之间,若没有半仙之体,恐怕已经中了算计。

    作为帝王的骄傲,作为仙人的骄傲,都让他难以忍受,此刻黑雾浮现,在灵老离开的地方,猛然飘来。

    灵老脸色大变,瞬时之间黑雾好似跨越了空间的阻隔,包裹了灵老,仙人手段果真神鬼莫测,如今境界的灵老,在被其包裹的一瞬间,身影就消失在了此地,直到黑雾散去,灵老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那些本来对灵老寄予厚望的弟子见此场景,顿时失去了心念,手中的剑,握之不稳,失去了抵抗的念头,被白骨僵尸一拥而上,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这剩下的百人,经历了坑洞之中的大战,已经心力交瘁,坚持到此处已然不易,随着一个个同伴的倒下,皆是心生绝望。

    除却那些境界稍高的弟子,与那些掌门之外,都如癫如狂,失去了理智,冲进了白骨僵尸之间,连那声惨叫,都未曾发出!

    隐灵子与慧冲方丈看着身后的这一幕,都是摇头叹息,此刻就算没有这可怕的心魔,只是这些白骨僵尸,就能够将他们蚕食!

    三山之间,尹施允所率领的大军,呈压倒之姿,当在此刻,谷口之中,传来隆隆鼓声,震耳欲聋之间让人陡然振奋。

    只见谷口之外,那些穿着闪亮盔甲的将士,带着无尽的杀伐之气,丝毫不畏惧谷内的骇人场景,举着长矛,一步步推进。

    众志成城之下,那些能够以一当十的白骨僵尸,竟然开始后退,开始溃散,尹施允脸上怒色更盛,喝道,“逆臣,尔敢!”

    这些军士之后,高大的旗帜飘扬,其上一个苍劲的大字:荒!

    高头大马之上去,大荒荒帝龙匡雄姿英发,这些将士,竟是从梓州赶来,这最后的几十人,迎来了最后的救命稻草!

    龙匡在马上躬身道,“拜见先祖之魂,先祖当年离开梓州之时曾立下圣旨,大荒之人,誓以倾覆耀州墓穴为己任,今时后辈子弟大逆不道,虽死受命,望先祖之魂体谅后辈之难!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!难不成荒帝认为这些军队就能阻挡我吗!”

    龙匡行礼之时,那些军士包围了白骨僵尸,众派掌门带着仅剩的弟子,硬生生杀出一道缺口,与这军队汇合!

    一道龙吟从两峰之间传了进来,那凛凛气势比起隐灵子所凝聚的龙虎之像更加庞然,这气息陡然来临,尹施允胯下的饕餮怒目圆睁,不断嘶吼!”

    一条数十丈之长的真龙,蜿蜒而来,其上站立着一人,正是那沧澜派的掌门,李明轩!

    看着谷内的场景,其心中一痛,自责道,“在下晚来一步,致我正道损失惨重,实乃醉人也!”

    隐灵子与慧冲方丈微微点头,尹施允冷哼一声,“龙蛟也妄图称龙!”

    说着,尹施允轻拍饕餮头颅,饕餮呼啸着,腾空而起,直向着龙蛟而去,龙蛟不惧,与其在神医谷上方,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李明轩,则缓缓落下,看其脚步虚浮,十分疲惫,此刻拔出了长剑,欲要与尹施允决一死战!

    尹施允挥手,那些白骨僵尸颌骨微动,向四周散开,而那些黑衣人则紧随其后,谷中地方有限,更多的军士进不来,但是这些白骨僵尸为不死之身,硬生生战成焦灼之势!

    尹施允凌空而站,头颅向天,此刻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其周围气息涌动,每一丝,都在其中蓄势,不断增强!

    泛着黑色幽光,日曜在这倾刻间便已经形成,以仙人境界施展日曜,比起秋心所为,犹如萤虫之于皓月,惶惶而不可挡!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此地尚有一战之力的正道之人尽皆飞身而去,那泰山剑堂的弟子,宗瑞,恩施恩觉,虽心惊而不惧,在各派掌门的带领下,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尹施允的身形消失在了日曜之中,刀刀剑气溢出,在众多弟子还未反应过来之时,便滑坡了喉咙!

    而那些境界稍高的掌门,此刻竟也受不了这剑气的溢出,但是,尹施允依旧没有爆发,隐灵子,高谆,慧冲方丈,赤司,元阙几人疯狂的进攻,用尽了平生所学!

    而一道较小的五色日曜,也在这时冉冉升起,以剑之虚影化成日曜一招,这神剑诀两篇结合,在这个世上,仅有此二人懂得!

    但是这五彩日曜,远没有那黑色之阳来得快,来得及,来得让人不知所措,就在那个点,猛然爆发!

    漫天的剑雨从其中爆发,那些艰难抵挡的正道之人,莫不是剑气穿身,便是受了重伤,道道剑气已非凡物,丝毫不改变轨迹,宗无悔断魂刀倾刻间便被斩成几节,他引以为傲的断魂刀法,在此刻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逃遁不及,就此丧命,而赤司的弯刀,在这剑气之气,亦然失去了作用,场中唯有隐灵子少数几人,险而又险地避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秋心凝聚的日曜,终于爆发开来,从此处飞来的剑气,如冰雪般消融,但是,秋心的日曜,也在层层缩小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失去了秋心日曜的阻隔,剑气前赴后继,箭矢般冲入了大荒军士之中,那些身着铠甲的军士,还未曾明白过来,就被钉死在地上,后来的白骨僵尸便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原来尹施允的目的,不仅仅是他们这些习武之人,而是那激怒他的大荒军队,龙匡心中虽痛,但是依旧指挥军队补充上来。

    黑色日曜之中剑气好似无穷无尽,谷中之人不死,便不会消散,反观秋心,那五彩日曜之下,他的面容渐渐浮现,一股无奈从中透射。

    尹施允此刻,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够抵挡的,就算是天下人尽皆到此,也不过他一招之敌,仙人之风,此刻方显!

    谷口之前,一层层尸体高高垒起,后来的将士踏着同伴的尸体,朝着那剑气迈进,而同时,天上饕餮与龙蛟的争斗也分出了胜负。

    饕餮巨口之中叼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,龙蛟庞大的尸体,就此瘫软,砰然落地,连同白骨僵尸与军士,砸成了粉末!

    饕餮凶威不断,跃向谷口,杀进了茫茫军中,如此惨烈的战况之下龙匡终于下令撤退,如潮水般数十数百倍的大军,就这样,被赶入了漆黑一片的神医谷荒原。

    正道之人,天下之人,在尹施允面前,没有一丝反抗之力,秋心心中怅然,祭司为此事丧命,瞎眼老者为此事丧命,荒帝谋划千年,却没有想到如此微末。

    纵使他此刻已经领悟了神剑诀两篇,控制了心魔,但是,离那成仙,依旧遥不可及!

    天地之间只有一种声音,那时留在此地的魂魄的呼喊,在这呼喊声中,秋心听见了绝望与不甘,听见了叹息与呐喊!

    但是,荒帝已逝,谁人可挡!

    剑气终究散去,尹施允高高俯瞰着下方,面色威严而不可抗拒,道,“自今日起,天下之人尽臣服,尔等可以选择臣服,或者,死亡!”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仅存之人心智已经被完全击溃,就连荒帝所言,他们都难以辨识,但是,他们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死亡,又是一具具尸体地倒下!

    慧冲方丈口中佛号轻念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!

    “师父,收手吧,你我本不该存于这个世上!”

    第一次,进入此地的第一次,秋心看到了尹施允脸上的吃惊,随着这声音的来临,秋心举目望去,苗寨祭司的话语,在脑海之中应声响起,“而他们三人,将会重蹈千年前的命运!”

    只见来人一男一女,男子手持折扇,风度翩翩,脸上略有玩世不恭之笑容,不是京墨,却又是谁!

    女子一身粉衣,飘然若仙,脸色俏白,目中满含秋波,目光所视,正是秋心,而此人正是在青桑山待产的青寻!而她的小腹平平,无丝毫孕态!

    一瞬间,只是看见青寻的瞬间,秋心便冲向了她,“走啊,快走啊!”

    口中不断地急切呼喊,而青寻则是不断地摇头,带着哀怨与不舍,又似带着释然与满足,“对不起,我欺骗了你!”

    秋心抓住她的手臂,不断向外拉扯,但是秋心一动不动,京墨见之,脸上浮现心痛神色,想要安慰什么,却又止住了言语!

    空中尹施允的话语传来,“你不是死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我三人同生共死,师父未曾死去,做弟子的,怎敢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秋心在看见青寻与京墨的一瞬间,便明白身怀七窍玲珑之心的其余两人是谁,青寻通读三绝谱,使得道先获得一身相术!

    而京墨,自然是另外一人,那时出现在菁芜山上,不为别的,就是那菁芜观中所藏的三绝谱!

    而世上,能够读懂三绝谱的人,也仅仅是这三个人!千年前的命运,岂不是教青寻去死么?

    青寻抬手抚摸着秋心的脸颊,爱意从眼中流出,“是个男孩!”

    秋心脸上痛苦绝望之意稍退,青寻又说道,“莫要伤心,你我还有事情未做,青寻此生能够遇见你,便已是千年所修的福份,今日解决了这魔头,你我来世再会!”

    尹施允不再等待,率先动手,杀向了秋心,而秋心,目中坚定,同时也杀向了尹施允,二人都明白,只要互相杀了对方,这七窍玲珑心,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若尹施允获胜,则世间失去了束缚他的混沌之力,若秋心获胜,以混沌之力封印尹施允,青寻必不赴将死之局!

    但是,任谁都能看得出来,此刻的秋心,绝不是尹施允的对手,如此不顾性命,只不过螳臂当车而已!

    当二人战成一团的时候,青寻与京墨两人相视一眼,青寻又回头看了一眼空中疯狂进攻的秋心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只见二人各自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,泛着淡淡银光的匕首,没有任何犹豫,插向了自己的心脏!

    秋心回头瞥见这一幕,心中猛然一痛,尹施允剑之虚影砍在了他的背上,而这虚影,也在那一刻消散,尹施允噔噔向后退去,而他的手,正抚着自己的心脏之处!

    青寻面带笑意,银色匕首之下,七彩光芒浮现,青寻痛苦的转动匕首,那伤口越来越大,青寻口中鲜血吊成丝线滑落!

    此刻这匕首好似插在了自己的心头,秋心大喊,“住手,住手啊!”

    他舍弃了尹施允,冲向了青寻,而青寻,则伸出右手,插进了那匕首划开的缺口之中,七彩之光大盛,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,就被这样拿了出来!

    他身旁的京墨,手中也拿着一颗七彩的心脏,脸上也浮现出相同的表情,只不过他看着的是,尹施允!

    “弟子不孝,愧对师父多年养育之恩,今日已死谢罪!”

    就这样,说完最后一句话,京墨倒地不起,其手中的心脏之上,七彩之光就此黯淡,而尹施允哪里,发出了痛苦的嘶吼!

    一把抱住了青寻,任凭鲜血浸润了他的衣衫,刺痛了他的心灵,“你怎么这么傻啊,怎么这么傻啊!”

    青寻还举着那颗心脏,对着秋心想要笑出来,却已经没有了力气,断断续续地说道,“去…吧,现在……你能……杀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戛然而至,心脏退去了光芒,停止了跳动,而秋心一颗心在此刻也似乎同时死去,天海灵台之中那静默的黑色小人,在此刻陡然睁开了双眼!

    带着无尽的暴戾,带着无尽的杀气,他将青寻轻轻放在地上,转身走向了尹施允!

    此刻的尹施允,脸色苍白,气势已不足之前的十分之一,而秋心这心魔之下,气势则超过了他。

    同样一柄黑色长剑浮现,此刻青寻与京墨双双身死,重创了尹施允,他要做的,便是杀了尹施允!

    尹施允艰难地站了起来,此刻荒帝所布下的手段,才尽皆显现出来,他同样静默无语,一把长剑,二者便生死相向!

    身影快到了极致,不断在空中交错,只是一瞬,又好似几年,二人同时停下了身影,地上清风起,空中煞气浓!

    所有人同时注视着这里,长久之后,秋心砰然倒向了前方,慧冲方丈与隐灵子此刻失去了最后的希望!

    而那尹施允,则缓缓转身,仰天长啸,短短片刻,声音止于天地,尹施允看向自己的胸口,在哪里,五彩精粹带着可怕的腐蚀与吞噬,不断蔓延!

    尹施允惊惧地大喊,那五彩之光透射天地,天空之中惊雷浮现,黑气涌动之下,尹施允瘦小的身躯,开始消融!

    最后,在一片黑雾中消失不见,那滚滚黑雾在空中翻腾不断,怒吼之声传出,带着无尽的不甘,随风飘散!

    在这心魔身死的片刻,青桑灵山之上,高大的尾松枝干层层折断,从千丈的山巅掉落,道先看着这一切,深叹一口气,而他的怀中,抱着一个婴儿,正在不断哭泣,那断绝夔霰二州的泪河,金光同时消散,在泪河两畔之人,见此异象,朝天叩拜!

    干涸的三绝沙漠之中,下起了大雨,雨中,那风沙不断的边陲小镇之中,南来北往之人欢呼雀跃!

    在神医谷荒原之上,笼罩多天的黑暗,终于被晨曦第一缕阳光驱散!

    杀将出来的白骨僵尸,就此失去了支撑,散落成节节白骨,而那些黑衣之人,此刻尽皆清醒过来,惊惧的慌乱!

    谷中,众人还未曾明白过来,天空中惊雷过后,乌云消散,慧冲方丈轻声言道,“这一场大劫,终于去了!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带了的数千正道弟子,尽皆丧生在此,余留之人,不过几十,而等他们看向秋心倒下的位置时,却发现他早已不见,连同他一起消失的,还有青寻的尸体!

    就在这时,谷外忽然喊杀声震天,一众黑衣人围了进来,带头之人银面遮容,身后跟着一灰衣道人,还有一头带斗笠之人!

    正是那银面主上,李道林,以及鬼九!潜伏在神医谷外几日,直到此刻,方才现身,而这时,正是正道之人油尽灯枯之时!

    隐灵子知道来者不善,隐灵盘已经在缓缓转动,“不知阁下至此,所为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他只感觉到身后一痛,一把利刃穿透了他的胸腔,转头望去,下此毒手的不是别人,而是他最为信任的执事堂主,艮庾!

    身后倒地之声响起,慧冲方丈喝道,“尔敢!”

    只见那天海派的掌门拿着同样的匕首,刺穿了他的躯体!

    银面人缓缓点头,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,艮庾与天海派掌门,飞身回到了银面人身旁!

    隐灵子与慧冲方丈怒不可遏,他们未曾想到,经历了心魔大劫,正道将覆灭于此么?

    李道林上前,言道,“当年,你们是不是也是如此,将我神医谷众师兄弟,歼灭于此?”

    幻月大师在于尹施允一战之时便已经受了伤,喝道,“卑鄙!”

    “说我卑鄙,岂不是你们正道之人更加卑鄙!”

    此刻隐灵子与慧冲方丈双双受了暗算,他们已经失去了最为强大的战力,再说下去,只能是徒劳无功!

    于此时,他们闭上了眼睛,却被一声急切的呼喊吵醒,“师父,弟子来迟一步,万望恕罪!”

    只见谷口一人手持金刚降魔杵,失去了左臂,正是当初在地下坑洞之中秋心所见之人,聂恒,慧冲见此,脸上浮现笑意,“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你终究得证大道,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聂恒之后,无数的正道弟子杀了进来,银面人所率领的黑衣人如摧枯拉朽般溃败,加上残余的大荒君对,短短时间,便将其围了起来!

    聂恒手持降魔杵,“此人狼子野心,贪图仙府之事,妄图推翻天下正道,弟子曾为其所诱,翻下错事,已失去大道之机,今日杀了这些人,以图正道安宁!”

    降魔杵汇聚了众生念力,此刻聂恒虽不及银面人,可是有此宝加身,倒也可战胜他,于是二人便战在一起!

    各派守山弟子被聂恒招至此处,各自迎回了派中长辈,就此解决了正道之威,此后数十年,被传做一段佳话!

    至此,神医谷中埋葬的秘密被永远封印,千年轮回禁断在此!

    那消失多年的神医谷,在这三座山峰之间建立起来,行医之人,是一个身着青衫的女子,时长往向西北之地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十年之后,青桑灵山之上,有人传闻仙人居住在此,有仙鹤缈缈,百鸟齐聚!

    山上有两座茅屋,屋顶烟雾升腾,在那偏锋之上,一座巨大的树桩之前,一白衣之人久久凝望,身后传来灵动的话语,“爹爹,你在看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一个鸟语花香的梦!”

    “那里有娘亲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啊,那里不仅有她,还有你师公,还有无数可亲可近,可歌可泣的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(全书完)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