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二百四十四章 大结局: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婚礼

作者:胖番茄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岩小西关上门跟顾涛一起出去,她不知道顾涛说的出去走走是要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要说这几年兰乡镇的发展还可以,但是这个景观之类的还是跟以前一样,山是山,水是水。

    走出她家这这边,有条岔路,岩小西站住脚看了看,叫住顾涛,“你要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顾涛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“你跟着我走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扯了扯嘴角,什么话啊,还跟着他走,丫不知道她是从小搁这儿长大的吗?丫才来几天啊,别把她带到沟里去了!

    顾涛就像是有顺风耳,能听到岩小西的心声似的,“你放心,我要是迷路了,不还有你这个活地图吗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一想,那倒是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一条小路上相互间没有说话。差不多过了十分钟,岩小西越走越觉得这条路很熟悉。

    特别是到了一条田埂子上,这有一棵斜插出来的树,她站着看了一会儿,忽然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涛听到岩小西的笑声,转过身来看向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岩小西指了一下路边,对顾涛笑道,“你还记得这里吗?”

    顾涛回头看了看四周,先是有些迷惑,随后似乎也是想起什么来了。

    岩小西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,她笑着走到一旁。她记得几年前,顾涛第一次来兰乡镇,当时就是在这里,顾涛看到一只牛,就从路边拽了一把草,像逗狗一样的喂这只牛吃草。

    顾涛嘴角也扬起来,“你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笑着说,“怎么不记得,你那个时候特傻,就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顾涛似乎觉得很好笑,也是笑了起来,露出那对久违的虎牙,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,他说,“我记得当时我还说你是地主家的傻儿媳呢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岩小西倒是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不过这会儿听到,岩小西的心里少了那种恼羞成怒的感觉,多了几分心平气和,她笑容出落的淡然。“是啊,你说过,当时我也挺傻的。”

    顾涛深深的看了岩小西一眼,手不知觉地想要去抓住她,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微微握紧,现在还不是时候,他在等一个时机。

    顾涛暗中酝酿着什么,随后才对她说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嗯了一声,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他们俩个人走过这片田地,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山脚下,顾涛抬头看了下山上,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,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岩小西还以为顾涛要到哪里去呢,原来是要来爬山啊。

    她本想叫住他的,她最讨厌爬山了,但是难得顾涛这么有兴致,她也就陪他爬上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半山腰,这个好不容易是对岩小西说的,她气喘吁吁的扶着一旁的树,还好顾涛也停下来了,要不然她就要打退堂鼓了。

    顾涛在国外经常锻炼这句话没有错,对比岩小西,他真是脸不红气不喘的。

    趁着顾涛站在高处欣赏风景的时候,岩小西赶紧平复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,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顾涛这句话说的突然,吓了岩小西一跳,心似乎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“你、明天就要走了,这么(快)……”

    岩小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她只觉得心里越来越酸涩,也越来越气恼。

    都说女孩子是要哄的,可顾涛这丫的偏偏没有这个意识!

    他在消失几年后忽然出现,还对她倒打一耙,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本身就是误会,可这丫的在她家赖着住了一个多星期,什么也没有做,撑死就对她随随便便的说过一句对不起,现在居然说要走了,丫就这么走了!!

    现在想一想。顾涛这家伙从头到尾确实没有对她说过什么软话。

    岩小西当即沉下脸来,甩了一句,“既然你明天要走的话就不要再在这里闲逛了,赶紧回去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滚蛋吧!”

    说完岩小西强撑着肋部的不适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就在她后悔跟个傻瓜似的陪顾涛来爬上,明天又要腰酸背痛时,顾涛忽然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他扬起嘴角,“你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哈哈俩声,“谁说我生气了!我没有!”

    顾涛非要她承认不可。“你还说没有,你生气是因为我要走了,我要离开兰乡镇,所以你才生气的!”

    岩小西胸口一直憋闷着,她推开顾涛,“没错,我是生气了,你现在满意了,你给我起开!”

    顾涛英俊的脸上笑意更深了,在回来见到岩小西的这些天里,她对他的反应一直都很平淡,哪怕是在打他一拳的那一天晚上,情绪的波动都没有先现在这么大。

    他高兴的是岩小西在听到他要走了,不再是不理会,而是在生气,生气就说明她还在意她,而且在意的不是一点。

    岩小西推了顾涛几下,压根就推不动他,她瞪着他,“你让不让开,好狗不挡道!丫是不是又皮痒了!”

    顾涛不以为然。笑着说,“看到你我倒不是皮痒,我是心痒。”

    又在耍她了!

    岩小西发泄似的在顾涛的胸口上狠狠的捶了几下,顾涛连眉头皱都没有皱一下,更别说是让开路了,她干脆绕开他走。

    顾涛反手抓住她的手,“你不是要陪我走一走的吗?还没走完,怎么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甩了几下手,“在我看来这就已经走完了,松手!”

    顾涛的手抓的紧,他没有要松开的意思,他对岩小西说,“这是我最后一个请求,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看,看完之后,我绝不拦你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的力气没有顾涛的大,甩又甩不开,挣脱又挣脱不了,只有答应了,还下决心,不管顾涛给她看什么,她都不会给他好脸的。

    顾涛牵着岩小西的手,带着她再往山上走,这次到了山顶上,俩个人都有些气喘,可以说岩小西没有出多大力气,都是顾涛在拉着她走。

    顶着太阳,顾涛额头的汗水异常闪亮,但也敌不过他现在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对岩小西说,“要是可以的话,我真想一辈子都牵着你的手不放开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微微皱眉,丫的今儿是怎么了?

    她可不想就这么俩句话就被他糊弄过去,她冷淡的说,“你要是让我到这里来就是要听你的废话的话,那我听到了,我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顾涛不急不慢的说,“我还有一句话,听完再走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说,“你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顾涛说,“不过我这句不是要说的,而是要看的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一愣,“什么?”

    顾涛没有说话,牵着她的手来到山顶的一处石栏旁。对她一笑,摊开左手,“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下意识的顺着他的手看去,在看第一眼时,岩小西整个人都愣住了,过了几秒钟之后,她才确定到自己看到了是什么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山脚下是一大片的玫瑰花地,岩小西记得他们村子里种的玫瑰花全都是红色的,但这一片花地很特别,外围的一圈全是红色的玫瑰花株,但在花田的中心,用玫瑰花株摆出了几个字,那些玫瑰花全是紫色的。

    岩小西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山脚下的那一大片花田,很想像想顾涛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难道这几天他一直早出晚归的就是在弄这个?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我爱你。这就是我想要对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顾涛用前所未有真诚的语气,对她说出了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岩小西原本犟着的心在这一刻软化了下来,内心深处泛起一丝感动。

    再确定岩小西没有扭头就走的意思后,顾涛松了口气,他握住岩小西的肩头,让她面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西,对不起,我误会了你,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顾涛定定的看着她,“六年前,我喜欢你,六年后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在顾涛还没回来的那几年里,想象过无数个俩人见面的场景。说的是什么话看看什么样的表情,但从来都要没想到顾涛会这样向她表白。

    她眼中泛红,第一次在他面前掉下眼泪,她实在是有些迷茫了,“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!”

    顾涛看着岩小西这个样子满是心疼,他不知道这丫头的一滴眼泪能让他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他对她张来双臂,“很简单,你只要往前一步,投入我的怀抱,我就是你的了,永远都是,不会离开你,不会惹你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顾涛的话还没说完,就迎来了一个满满的拥抱,他也心满意足的抱紧了她。

    岩小西的头埋在他怀里,声音闷闷的说,“其实你不用这么做,你只要说出来,你这句话为什么不早说,你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多长时间了吗?”

    顾涛刚毅的下巴轻轻的抵在她的头顶上,“我知道,但我想为你这么做,虽然,我并没有出什么力,花地是我买的,紫色玫瑰花也是我买的,栽种的人是我雇的,不过‘爱你’这俩个字,是我自己栽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这话,是有些轻描淡写了,买下这片花田还好说,就是这些紫色的玫瑰花不太好办,让他费尽心思。

    红色玫瑰花的花语是,‘热烈的爱,希望与你泛起的爱恋’,他觉得这段花语适合的是高中时期的他们,虽然他们高中时的恋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烈,但也足够让他铭记在心。

    紫色玫瑰花的花语是成熟的爱,你的幸福比我的重要,这是他现在最想给岩小西的。

    在昨天晚上他为自己准备了一大段话,想要在这个时候说给岩小西听,但她的一个拥抱,就让他忘却所有,觉得那些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岩小西的脑袋在顾涛的怀里蹭了蹭,沉默了一会儿,冒出几个字,“太浪费钱了。”

    顾涛勾起嘴角。“一点都不浪费,你不是要开加工玫瑰花的工厂吗?那块花田我买下来的,都给你,算我入股了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闷闷的回了一句,“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顾涛笑了出来,宠溺的说,“连我都是你的了,这你还嫌少吗?”

    岩小西感受到他胸膛因笑声而产生的轻微震动,这股愉悦也传到了她的心里,她也扬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顾涛轻轻的让岩小西离开他的怀抱,看着她,为她拭去脸颊上的泪水,微微低下头,从岩小西的额头往下亲吻。眉毛、眼睛、鼻尖、双唇……

    他的动作轻柔,小心翼翼的,就像是在亲吻一件心爱的宝贝。

    岩小西脸上的泪水收住之后,她抬头看向顾涛,“你跟你家老爷子说好了吗?”

    顾涛一愣,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岩小西看看他,“说我的事情啊,他要是又一个不答应,把你又拐走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可没有忘记,那年跟顾涛的父亲见了一面,顾涛就被他带走了六年,她这些年那么努力就是想在他面前证明自己,好把顾涛抢回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,顾涛回来了,她也没有在顾涛他父亲面前得瑟成功。

    顾涛笑了下。“你放心,现在除了你,谁还能拐得走我,要是我家老爷子不答应,我就不养他。”

    他在回国后没有第一时间就去找岩小西,而是在他父亲的公司里混了大半年,为的就是要把公司拿到手,这样他家老爷子就没有办法插手他和小西之间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岩小西才要点头,又急忙摇头,“不行不行,赡养老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!”

    顾涛又一次抱住岩小西,岩小西笑了,也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小西,把你说的话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哪一句啊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说我家老爷子要是不答应我和你的事情,我就不养他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觉得顾涛还真是孩子气,她配合他说,“我说不行,赡养老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叔叔现在不答应,总有一天他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顾涛笑了下,他家小西就是聪明,一点都没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他收紧手臂,单手拿着手机,把他和岩小西谈话的这段发送出去。

    等传送出去后,他退后几步,对岩小西说,“小西,等到咱们结婚的时候,不要请秦哥了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有些哭笑不得,“你、你这想的也太快了吧,说什么结婚啊。”

    顾涛牵着岩小西的手,往山下走去,边走边说,“怎么不能说结婚了,这是迟早的事情,不过,要等到秦哥不在国内的时候咱们就立马举行婚礼,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婚礼?”

    岩小西无奈,但看到顾涛这么热诚,说说也无妨,“我想要一个中式的婚礼,西式的就不要了,我不会穿高跟鞋……”

    顾涛现在必须跟他家小西统一口径,上次秦哥说要帮他追回岩小西,让他答应的条件是让他做婚礼的主持人,他没办法才答应了,要是让这哥们当婚礼主持人,那他这个婚就甭想结踏实了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。顾涛收到一条信息,他打开看了下,是他家老爷子发过来的,内容是:后天带我儿媳妇到家里来吃一顿饭。

    顾雄峻在给顾涛发完信息后,考虑了一下,对站在他身边的一个秘书说,“负责子公司的那俩个人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秘书翻看了一下文件,“回董事长,是岩正家,乔丽。”

    顾雄峻只是应了一声,就让那个秘书退下了。

    他如今虽然退居二线了,但实权还是有的,他查出来,在几年前丽家房地产公司合并的时候,他们悄悄的把这三十万当作是合并资金还回来了,并没有跟他提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要将这俩个人解雇的,但想想还是算了,以后还要做亲家嘛。不要做的太绝,延长他们签证回国的时间就行了……

    岩小西看到顾涛的神情越发得意了起来,她好奇的问,“谁来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顾涛笑着说没什么,把手机收到衣兜里。

    不过他忽然想起一件事,“对了,上次你说你的初吻让别人抢先了,还有照片为证,那个混蛋是谁!照片在哪里?”

    岩小西顿了下,她完全没有印象啊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丫跟我装蒜是不是,高二那年,就咱俩第一次亲嘴那天晚上,我跟你打电话,你说的!”

    顾涛梗着脖子,这茬就跟根刺儿一样堵在他心头这么多年,今儿一定要问个清楚!

    高二那年?这都是六七年前的事了,丫还记得?

    要说初吻这件事,还真有,照片也有,不过那是她三岁的时候。对象是隔壁邻居的小孩儿,那时不知是谁给照上的,关键那个对象也是个小女孩儿,现在人家在国外呢,她到哪里去给顾涛找出来啊。

    见岩小西没有说话,顾涛捏了捏她的手,“怎么不说话,那个人现在就在兰乡镇对不对,是谁啊?”

    看到那副在意的不得了的样子,岩小西暗中一笑,这件事还是等过些时候再跟他说吧。

    她也学着他的模样,露出一抹坏笑,“这事儿啊,等你求婚成功了我再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顾涛错愕,“什么!还要求婚啊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我要成为一个你家老爷子认同的儿媳妇,你也要成为一个我爸妈也认同的女婿啊,这样才公平啊。”

    岩小西说着松开他的手,轻快的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顾涛站住脚,看着岩小西的背影,有些无奈有些甜蜜的笑了下,看来他的追妻之路还长啊,不过,他有信心能搞定他岳父岳母,连他媳妇儿这么难搞定的人他都拿下了,还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扬起嘴角,追了上去,“媳妇儿,等等我!”

    [完结] 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